-

说不出话,心肌梗塞

-

我没想过有一天我会变成这样盲目扣糖的样子,但我下次还这么干(靠

-

占tag抱歉,但是!
我靠,结婚,请,什么都别说了

-

知道你们无敌了,什么时候结婚?

P4D相关脑洞

小段子,带菜菜子玩,菜菜子是天使,我实名嫉妒番长(。
是说听了抓才知道阳介真的请过菜菜子给JUNES打广告来的!也是啦这样的天使绝对会请的吧(。

“Everyday,young life,JUNES~”伴随着熟悉的音乐,小女孩灵活地舞动着身体,红扑扑的脸蛋上黏着些许汗水,却绽放着能让任何人打心眼里感叹可爱的笑容。

一曲终了,菜菜子气都没顺匀,便急急忙忙扑向一旁欣赏的鸣上悠:“哥哥!菜菜子跳得好吗?”

“很出色的舞蹈,哥哥看得很开心。”蹲下身温柔地揉了揉小女孩的头,鸣上悠笑着夸赞道。

“就是啊,菜菜子小小年纪就跳得这么好,让人超佩服!”站在鸣上悠身边的花村阳介也毫不吝啬赞美之词,“说真的,...

啊,突然想写夏天粘糊糊的安雷酱日常

Wilted Rose

原作向,姑且是BE,题目是“求而不得”
 @Gretel 踩死线小能手参上!用这么垃圾的东西庆祝你过答辩总得觉得很抱歉。

所以文哥你的脑洞什么时候写(饥肠辘辘的眼神)

0.

玫瑰枯萎了。

明明是朵挺美丽的花儿,努力地、坚强地妄图活下去,可哪有花能够不靠一丁点养分生长呢?

1.

真是糟透了。

就在十几分钟前,独自出门散心的雷狮遇到了一伙参赛者的偷袭,对方大概有数十人,就算个体实力并不强,也着实让雷狮花了一番功夫才把他们全部抹杀。左手手臂上不深不浅的划伤让他相当不快,没了兴致的海盗正要打道回府,好巧不巧遇上了死对头安迷修。他面色不善地“请”他从自己面前消失,对方却...

一句话完成文哥的点梗[?

玫瑰枯萎了。

我有病,这并不是正式的文哥你不要慌,虽然我觉得你并看不到因为我不会艾特你[。

一念之差

1、


这算是个俗套的故事吧。

 在很久,很久以前,当时的安迷修还只是个对地狱、对人间都一无所知的新生天使,大概知道恶魔是他应该消灭的存在,却不知道天使长口中的恶魔是什么样儿的。而雷狮就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与他相遇了。没有人知道这个尚且年幼的恶魔是怎么溜达到天堂边界的——虽说恶魔们大抵都是些自由散漫的家伙,而天堂与地狱恰好是休战期——总之,凭着直觉,安迷修向这个吊儿郎当的家伙发起了攻击,对方也毫不示弱地还了手。两人都拼尽了全力,力求要了对方的命,然而两个小家伙的打斗在旁人眼里大概像是在跳双人舞。打了半天谁也斗不过谁,遵守纪律的天使率先提出停战,因为马上要到天使们集合的时...

啊——

我想看一发完的傻白甜小甜饼——我不想看狗血剧也不想坐车了——晕车——(谁管你
而且怎么都是未交往的情况哦!!小情侣耳鬓厮磨的车车没有吗!!!
睡吧,梦里给自己写写沙雕安雷(。

1 2 3

© 尤维yuuko | Powered by LOFTER